第7章 草包废物

测试仪的贵重是梵家共知的秘密,平日里,衡灵殿就是梵家禁地之一,没有家主令牌,谁也不得靠近,而这下被梵天萝直接毁去两个,钱财损失有多惨重就不用说了,更气人的是测试仪不是那么容易重建的,就这两台仪器来说,梵家前辈花了将近百年才制造出来,现在尽数毁去,这让大家如何不气愤。

辱骂声、指责声此起彼落,梵天萝在父亲怀里看着那一张张鄙视她的嘴脸,小嘴扁了扁,而家主一直没有说话,只是一张国字脸已经从铁青转变为黑沉。

“家主,小萝不是故意的,她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。”梵仲劲抱着女儿急切地解释道。

他也很惊讶,为何小萝的手按上去会发生这么大反应,但大家都看得很清楚,没有光芒,就算仪器爆破,也都觉得梵天萝不可能是灵幻师,武剑师更没办法预知了。

每个人的目光都看向家主,梵古羣脸色越来越难看,利眸朝梵天萝扫来,那里面的锐意让梵天萝都感觉心惊胆颤,她相信眼光要是能杀死人,自己此刻必定死无全尸。

“来人,把梵天萝和她母亲关入北院!以后没有命令不准离开一步!梵仲劲安排重新娶妻生子,不得再见这对母女!”家主一阵厉喝,震傻了在场的所有人。

梵天萝浑身一震,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一出手换来的是这样严重的结果,好歹自己也算是他的亲孙女,而且大家都知道父亲只爱母亲一人,自己这一犯错,却要惩罚在父母身上,这也太不可理喻了吧?只不过是两个器皿而已,怎么也没有亲人来得重要吧?不过她错了,显然在梵家,器皿重于亲情,但此刻她知道已经太晚了。

“父亲!”梵仲劲惶恐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大人,方晴被吓得跌坐在地上,目光中都是呆滞和惊恐。

“不用多说!你要承担后果!”家主犀利地瞪着梵仲劲道。

“不!我不会离开晴儿和小萝的!”梵仲劲立刻抱着小萝走到方晴面前。

家主看着自己儿子那张坚毅的俊脸,嘴角抽搐几下,吸口气冷道:“你敢反抗?”

“父亲,不是我要反抗,她们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,我怎么可以离开她们?就算死,我也不会离开她们!”梵仲劲骨气的话语让梵天萝和方晴心中倍感温暖。

“好,好。”家主威严被严重挑衅,气得只说了两个好字,看看那堆天阶玻璃碎片,双目几乎睚眦欲裂,伸出颤抖的手指指向大门冷怒道,“好你个不孝子,那你就在家族和她们之间做个选择吧!梵家可不养草包废物!”

此话一出,众人震惊,却没有一人敢出来说话,梵天萝目光所及几乎都是一片幸灾乐祸的表情,路梅那张洋洋得意的嘴脸就更加显眼。

这些就是她的家人,好大的讽刺!

梵仲劲双目通红,盯着自己的父亲良久,最后发出一声讽刺的冷笑,拉起哭泣的方晴,抱着梵天萝毅然离开,这样没有人情味的家,不要也罢!

很快,这个消息在古堰城传了开来,梵仲劲成了人人唾骂的白痴、不孝子;方晴变成狐狸精、扫把星;而梵天萝成了十足的败家子、没有天赋的草包废物!

全本小说网(www.yznn.com)欢迎您!CJ1706191409

【温馨提示:如遇到转跳,页面错误,请后退或重新刷新即可访问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