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天怒火

一行五人都没想到五岁多的梵天萝居然这么狠,下手完全不比刀口舔血的亡命之徒弱,心中都泛起凉意。。

路梅被梵天萝那双狠辣的眸子吓得倒退一步,刚想逃,却眼前忽然一片银光飞舞,让她根本来不及逃。

骇然欲绝中肚子上一疼,双眸倏地突出,双手捂着胸口,整个人直直地往后摔去。

但见花裙飞舞,在风中泛起层层涟漪,但没有人会觉得漂亮,只感觉阴风阵阵。

“娘!”梵小琳吓得大叫一声,扑向倒地的娘亲,却发现路梅已经昏死过去。

鲜红的颜色在路梅胸口缓缓地蔓延开来,就像开了一大朵牡丹花似的,让人后背发凉。

两护卫和梵小琳已经被震撼和惊恐得面无血色,连呼吸都不敢轻动。

“梵小琳,本来我不愿多计较,但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再找上门来,更不该想要我娘的命,今日是你们咎由自取,灵幻师又如何?在我眼里,你什么都不是!要不想死,立刻给我滚!”梵天萝冷着小脸说道。

梵天萝不知道什么战气、什么灵力,她只知道自己的惊天诀也不会差。

梵小琳毕竟才是六岁的孩子,平日里被路梅骄纵惯了,一向都是有恃无恐,更别说这一个月她灵幻师的身份证实,直接成为梵家的掌上明珠,谁都要对她母女客气三分,就连家主都对她宠爱有加。

“小萝?”一直在边上看着这一幕迅速发生的方晴比他们更加震惊,面白如纸,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?

方晴话刚落,一个护卫身影一闪,就已经掠到方晴面前,一手狠辣地掐住她的脖子,另一掌按在方晴的脑门上。

“梵天萝,你大逆不道,残害长辈,跟我们回去见家主,不然我立刻要了你娘的命!”

护卫一只眼睛被刺瞎,鲜红的血液流了满脸,看上去狰狞恶心,但此刻这家伙也已经发了狂,一个草包居然把他们都伤了,这让他们以后怎么出去见人?

“杀了她!”梵小琳一见这个情况,立刻愤恨地大叫起来,心肠恶毒无比。

梵天萝眸子迅速眯起,她怪自己太仁慈,刚才应该直接取他们性命。

看着母亲被掐得面色紫红、快窒息的样子,她心底燃起漫天怒火,眸底也越来越冷。

梵小琳一抬手,梵天萝动了,内力爆发,使得三人一瞬间感觉有点喘不过气,那是一种无形的威压,只这一下,无数银针已经瞬间射出,漫天花雨,三人同时瞪大了眼睛,一副见鬼的惊骇模样。

兵贵神速,只见她小身子一扭,出其不意地拉过受惊的方晴。

三人一个个地往后倒去,梵天萝也擦擦额头的冷汗。

小院子里,静寂无声,春风吹过,吹散飘扬的血腥味。

“娘?”梵天萝快步走过去扶住快被吓昏倒的方晴。

“小萝,你,你?他们都死了?”方晴面色惊恐,感觉自己的女儿好陌生,再看看地上躺着的四人一动不动,吓得全身发抖。

“没有,给点教训而已。”梵天萝本想杀人灭口,但想着怕吓坏方晴,只好先废了他们,至于梵小琳和路梅也够她们躺一阵子了。

方晴一听紧绷的神经一松,立刻晕了过去。

梵天萝无语地扁扁嘴,只能爆发内力把母亲抱回屋内。

等她安置好方晴,出来处理院中的几个家伙时,耳边突然响起一阵轻笑声,让她心头一惊,眯起凤眸看向院子外不远处的一棵大槐树上。

全本小说网(www.yznn.com)欢迎您!CJ1706191409

【温馨提示:如遇到转跳,页面错误,请后退或重新刷新即可访问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