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1章 恒远老总

宋倾城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,是在郁家老宅的洋楼门口。(免费全本小说щщщ.yznn.com)

她跟着郁菁进屋,两人刚打算换拖鞋,郁菁突然‘次奥’一声,宋倾城顺着她的目光瞅去,玄关处有一双棕色的麂皮手工皮鞋。

看到下楼来的男人,郁菁边赶紧捡起脚边乱扔的书包,礼貌的打招呼:“二叔,你在家呀!”

郁庭川出差提前回来,又在公司安排了个临时会议,有份重要文件落在老宅这边,特地过来取,瞧见杵在玄关处的侄女,他抬起手腕,瞟了眼腕表上的时间:“今天这么早放学?”

“周五嘛,搞完大扫除,老师就让我们提前放学。”

“没让司机去接?”

问完,郁庭川已经注意到门边另一道倩影。

男人穿着烟灰色衬衫,最上面的纽扣解开了两颗,身型高大挺拔,身上有着成年男人的成熟气质,当他的余光扫过来,看似无波无澜,实则有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积威,让人不敢在他面前玩心思。

“我跟倾城一块打车回来的。”郁菁说着,圈住身边女孩的手臂介绍:“二叔,这是我同学宋倾城,隔壁班的。”

郁庭川点头,没再多问,拿过搭在沙发上的西装准备走人。

“二叔,你不在家吃晚饭啦?”

“嗯,公司还有事。”

郁菁挽着宋倾城靠边让道,嘴里说着讨好的话:“那二叔你开车注意安全。”

郁庭川换好皮鞋,想看向自家侄女,视线却先落在那个自始至终都没说过话的郁菁同学身上,女孩娴静的站在那里,乌黑长发扎着马尾,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,有几缕发丝随意的散落在颊边,蓝白拼色的夏装校服,穿在她身上不但未显老成,整个人反而透着一股清纯韵味。

正在这时,郁庭川的手机响。

他从裤兜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,然后嘱咐郁菁,男人的声音稳重有磁性:“好好做功课,别只顾着玩电脑。”

郁菁连连点头。

直到外面传来轿车发动引擎的声音,郁菁才放松下来,往地上一坐,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示意宋倾城,又扭头冲厨房里道:“许阿姨,帮我榨两杯香蕉奶昔!”

从门外收回目光,宋倾城像是不经意的问:“你很怕你叔叔?”

郁菁苦着脸,嘟着嘴咕哝:“别提了,这个家里我最怕的就是我二叔。”

“他打人?”

“那倒没有。”郁菁拉着宋倾城一块坐在沙发上:“就是有些不苟言笑,平时话也不多,可能在公司当老总都要板着脸,要不然镇不住底下的人。”

这时,家政阿姨端着两杯奶昔送到客厅。

宋倾城接过,道谢。

许阿姨不禁多看了她两眼。

察觉到来自头顶的目光,宋倾城抬起头,对着许阿姨微微一笑,倒是许阿姨有些不好意思,对着郁菁道:“菁菁,这是你同学?长得真漂亮。”

“那是!”郁菁用胳臂勾住宋倾城的削肩,与有荣焉的说:“倾城可是我们元维的女神,追她的人能绕我们学校好几圈。”

宋倾城垂下眼睫,唇边似乎还有一抹羞涩的弧度。

她一直都知道自己这张脸好用。

或者,是从葛文娟骂她长得越来越像她那个不要脸的狸精妈那天起。

……

晚上九点多,宋倾城回到陆家别墅,刚打开门,眼前一晃,在她反应过来前,左脸已经挨了一巴掌。

“你打孩子做什么!”陆锡山的喝声随之而来。

“孩子?”葛文娟冷笑:“你拿这个便宜侄女当宝贝,人家可没把你当亲爹来孝顺!我跑了多少路子才搭上刘总这层关系,他老婆去年死了,唯一的儿子也在国外念书,多少人盼着做现成的阔太太。她倒好,把人得罪得死死的,如果刘总不打电话给我,说没在学校门口接到人,我们还不知道要被她蒙在鼓里多久。”

宋倾城的皮肤薄,又生的白,被打的脸颊立刻有了红肿的迹象。

她抬起头,对上葛文娟愤恨的瞪视,从善如流的道:“婶婶你那次带我去餐厅吃饭,也没告诉我是相亲,况且相亲这种事,看的是眼缘,聊不来很正常,也没说见个面就一定要登记结婚的。”

“陆锡山你自己听听,你养了她这么多年,她现在是怎么回报我们的?”

陆锡山呵斥:“你给我少说两句!”

“让她去跟刘总相亲,你不也同意的?刘总这么好的条件还挑三拣四,她那些腌赞事儿要是抖出去,南城哪户人家愿意要她?还瞧不上刘总,人家不嫌弃她就该感恩戴德!”

宋倾城抿唇微笑:“可惜堂姐结婚早,要不然凭婶婶您这么喜欢刘总,以后肯定得把快五十岁的刘总当儿子疼。”

“你!”葛文娟一口气提不上来,怒指着宋倾城:“什么样的爹妈什么样的种,你妈结了婚还偷野男人生下你,死了丈夫又扔了孩子跑去嫁人,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。”

陆锡山终于忍无可忍,反手给了她一耳光。

“你打我?”葛文娟捂着脸,不敢置信的看向丈夫。

陆锡山紧咬腮帮,脸色极其难看,对宋倾城说:“倾城,你先上楼。”

宋倾城精致的小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,哪怕葛文娟把话说得再难听,左脸火辣辣的疼,她连眉头都没皱一下,听到陆锡山的叮嘱,她点点头:“叔叔婶婶,那我回房了。”

……

宋倾城把书包扔床上,拿起梳妆台上的矿泉水,灌了大半瓶抵挡饥饿。

她没在郁家用晚饭,看到家政阿姨开始往餐桌上摆碗筷,她就提出有事先走,在外面瞎逛了两个多小时才回陆家。

楼下时不时还传来葛文娟和陆锡山的争执。

宋倾城走到衣柜前拉开门,从最底下的抽屉里拿出个铁盒,又掀起盒盖抽出那本藏在其它东西下的娱乐周刊,顺手一翻就翻到被她折了角的那页。

是一则跨页的八卦报道。

照片拍的不是很清晰,但能辨别出是一男一女,两人站在一辆商务轿车旁边,女人戴着墨镜跟口罩,身材高挑出众,至于男人,白衬衫黑西装,只有一道模糊的颀长身影,但依旧让人感觉到那股身居高位者的威势。

标题字体被标红放大在页面正中央——影后周琦夜会恒远老总。

“笃笃——”敲门声响。

宋倾城把杂志跟铁盒塞回抽屉,起身的同时关上衣柜门,等陆锡山推开门进来,只看到她仰头喝水的一幕。

陆锡山现在来找她,意图显而易见。

果然,关心完她有些肿的脸,陆锡山语重心长地开口:“我已经说过你婶婶,傍晚刘总打电话给你婶婶,他很喜欢你,希望咱们两家能促成这桩婚事。当然,你不喜欢刘总,叔叔不勉强你。但是现在这个社会,找个家境殷实的对象不容易,叔叔不希望你以后嫁过去受苦。”

宋倾城安静地垂眸,把玩着瓶盖没有接话。

陆家不是钟鸣鼎食之家,靠陆锡山的父亲下海做服装生意起势,经过两代努力,终于在南城商业界混到一席之地,然而近五年陆家的服装公司每况日下,资金也周转不过来,接连关掉好几家工厂,再这样下去,拿房产证去银行抵债是迟早的事。

所以,葛文娟想到用联姻来缓解公司破产危机。

又不舍得牺牲有血缘关系的,只能拿她这个外人来顶上。

陆锡山坐在床边,双手搭着膝盖,他停顿了下继续道:“医院傍晚来过电话,我已经打过去五万块钱,应该够缴你外婆七八月份的医药费和住院费。”

宋倾城的手指收拢,瓶盖棱角膈得她掌心生疼。

沉默在房间里蔓延开来。

许久,她才开口:“叔叔,刘总的事,我想再考虑看看行么?”

陆锡山本沉重的面容有些许缓和,他点点头,站起身还想说什么,但看着侄女没什么表情的青涩脸庞,终究把话咽了回去。

目送陆锡山离开房间,宋倾城看向靠门边的落地镜,端详起镜中的自己,饱满光洁的额头,眉眼如画,高高的秀气鼻形,粉淡的嘴唇,二十出头,正是花一样的年纪。

葛文娟给她安排的所谓相亲对象,一米六左右的个子,秃顶,大腹便便,手背已经有了老年斑。

她还记得那个刘总边进食边看着自己的眼神,猥琐下流,好像他吃的不是牛排,而是扒光衣服躺在瓷碟里的自己。

宋倾城打开手机浏览器,页面自动跳转到回来路上她查询过的内容。

搜索框里还打着“郁庭川”三个字。

弹出来的有用信息却寥寥无几,网上建了他的百度百科,也只是笼统的介绍,无外乎恒远现任总裁,连一张正面照片都没有,跟影后周琦半年前被拍到的合照,应该是他唯一一次曝光。

宋倾城刚想关闭百度百科,余光却扫见某个相关链接,是南城城郊新楼盘的宣传标题——‘皇家行宫,梦中檀园’。

附带一张奢华极致的别墅3D模型图。

价值10个亿的檀园,是恒远今年刚启动的投资项目之一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本文甜宠温馨,男主爱妻狂魔,不要被八卦杂志影响判断O(∩_∩)O~,女主老司机,已经准备好套路在前面等着男主上钩,期待接下来情节的亲可以加入书架收藏本文,群么么一个!

全本小说网(www.yznn.com)欢迎您!CJ1706191409

【温馨提示:如遇到转跳,页面错误,请后退或重新刷新即可访问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