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6章 你敢算计郁庭川?

沈彻骑着小电驴过来接人,发现宋倾城已经坐在豪车里,张嘴想问她搞什么,却在瞧见驾驶座上的男人时又把话咽了回去。(免费全本小说Www.yznn.com)

他是认识许东的,以前在包厢见过几次,确实是恒远老总的助理。

“等我一会儿。”不放心宋倾城三更半夜跟别的男人走,干脆把小电驴锁到皇庭的门口,然后腆着脸爬上轿车的后排。

轿车停在疫控中心楼下已过零点。

许东替宋倾城挂了号,看过值班医生确定无大碍,又带着宋倾城去三楼注射疫苗,中途接到一个工作电话,安排好所有事项,先行下楼去车上等他们。

等许东身影消失在拐角处,沈彻一屁股坐在宋倾城旁边,憋了一路,这会儿终于能问出口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宋倾城把碘酒棉签丢掉,撩下衣袖。

看到她这副没心没肺的德行,沈彻心里莫名焦躁:“你为什么会上他的车,他怎么还知道你姓宋了?”

宋倾城斜睨他,轻嗔:“你不是已经目睹了经过,他送我来这里注射狂犬病疫苗。至于知道我姓什么,”她调整了下姿势,惬意地靠着椅背,“等你的时候没事干,随便聊了几句。”

沈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,还想追问,余光瞥见倾城身侧拉链半开的小挎包。

电石火光间,他伸出手——

“……”宋倾城想阻止已经来不及。

沈彻看清被自己拎出来的是半块装在保鲜袋里的羊排,和今晚的事联系起来,太多巧合,况且他在皇庭这种地方工作了几年,什么戏码没见过,哪里还猜不到宋倾城在谋划什么?

“我就说那狗怎么会发狂,你脑子被门板夹了啊!”

宋倾城笑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:“知道姐姐要钓金龟婿,激动成这样?”

沈彻怒了,顾不上这是走廊:“我看你魔障了,郁庭川那是什么人,你跑去算计他?他吃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,你在他面前耍心思,别最后反被人当傻瓜看尽笑话!”

“那如果我成功了呢?”

“放屁!”

宋倾城弯起唇角。

沈彻见她这样,深吸口气,漠声道:“哪怕你真跟他,你也不见得能得到什么。”

“以后再差,也不会比现在更差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宋倾城脸上的笑容淡下来:“我只是不希望,有天醒过来发现旁边躺着一个长满老年斑的男人。”

沈彻低声问:“是不是陆家又想逼你做什么?”

“好了。”宋倾城不想再多提,站起身,“别让人家等久了,下去吧。”

说完,兀自走向楼梯。

望着她削瘦的背影,沈彻用双手撸了把脸,起身紧跟上去,到一楼大门口时,他才出声:“宋宋。”

宋倾城转过头,灯光从身后照来,在地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剪影。

过去良久,沈彻开口:“不管你做什么,不要瞒我。”

“好。”宋倾城露出今晚第一个真心的笑。

……

郁庭川上周出差美国,这两天又忙于应酬,时差也来不及去倒,所以许东把人送回家过来的时候,他还没睡下。

恒远这些年投资了不少房地产,其中就有郁庭川现在居住的云溪路八号园。

别墅里,保姆正在煮夜宵。

许东一进门就看见趴在门口地毯上的黑白边牧犬。

边牧看到熟人,没像往常热情的围过来,只是轻轻扫了扫大尾巴,看上去有些忧郁,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,这狗在咬了人后就被司机先送回家,以致于郁庭川晚上回来也是坐了顾政深的车。

摸了摸边牧的脑袋,许东询问保姆:“郁总休息了没有?”

“还跟顾先生在书房里。”

上楼。

许东轻敲房门,很快得到里面的回应:“进来吧。”

书房里,两个男人都坐在沙发区,郁庭川跟前摆着一台手提电脑,看样子在处理公务,许东进来时,恰巧看到郁总把香烟往烟灰缸里点烟灰,至于顾政深,可能是晚上喝多了,坐没坐相地靠在沙发上揉着胀痛的太阳穴。

“哟,护花使者回来了。”顾政深勾起薄唇打趣。

许东早已习惯,喊了声顾总,转而向自家老板汇报事情。

等许东把疫控中心开的票据搁在茶桌上,顾政深俯身拿了过来,一边翻看一边打算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,然而当他看到注射疫苗人的名字,还是小小的惊讶了下:“叫宋倾城?”

说着,询问地看向许东。

许东点点头:“对,家住香颂园。”

“那没错,还真是她。”顾政深喃喃了两句。

郁庭川抬起眼皮:“认识?”

顾政深笑了笑,那样的笑别有深意:“也不算认识,只是略有耳闻,如果我没记错,应该是那个开服装公司的陆家收养的一个孩子,在圈子里名声不怎么好。”

全本小说网(www.yznn.com)欢迎您!CJ1706191409

【温馨提示:如遇到转跳,页面错误,请后退或重新刷新即可访问!】
yznn_cache_ver1.4.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