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初到易园

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。这是大诗人李白,对西蜀秦川交通的描写,真是十分的贴切。西蜀群山环绕,崇山峻岭,交通道路十分奇俊凶险,古栈道荒凉陡峭,蜿蜒盘旋,行人莫不心惊胆寒。

荒凉的古道上,远远走来一个人影,不多时就已经走到了近前。仔细一看,那是一个少年。大约二十一二岁,一身蓝色儒生打扮,十分的英俊。一双眼睛清澈如水,明亮如镜,充满了神采,十分吸引人。这少年给人的第一感觉,这是个文弱的书生。只不知道他从何处来,到何处去。

这人其实就是离家的陆云,他此去自然是易园。为了不想让别人看出,自己是修真之人的身份,所以陆云才这副打扮,前往易园。看了一眼路旁的那间小茶铺,陆云脸上带着三分笑容,慢慢的走了过去。

茶铺很简陋,就两三张破桌子与几张凳子,老店家是位六旬开外的贫苦老人,一脸的沧桑。陆云看了一下四周,此时在这里打尖歇脚的也有两人,一个是位打柴的农夫,另一外是个一身破道袍的少年,大约十**岁,相貌清奇,一脸的嬉笑。

陆云找了张桌子坐下,看着那店家问道:“老伯,请问一下,从这里到那易园还有多远,需要多少时间?”陆云话一出口,顿时那个一身破道袍的少年,忙转头看着陆云,脸上露出一丝惊奇。只见那少年一下子跳到了陆云身旁坐下,裂嘴笑道:“喂,你是去易园啊,我也去那里呢,正好可以同路了。嘿嘿。”说完嘿嘿笑了笑。

陆云看着他,一脸的嬉笑,神情顽皮,十**岁就像个没长大的小孩一般,十分的讨人喜欢。陆云笑道:“是啊,我正是去易园,想不到你也去那,正好我还不知道路呢,这下就不需要担心了。”说完淡然一笑,显得温文尔雅。

这时,一旁的老店家开口道:“这位公子啊,看你一表人才,一身打扮,一定是去那易园学艺的吧?那可是个好地方啊,每年都有好多学子前往学习,最后一个个都成了有用之才啊。这里离那易园还有上百里路,照你的行程来看,应该明天下午就可以到了。公子你可要努力啊,希望你也能多学点本领,将来好为百姓多做点事情。”说完送上一杯清茶。

一旁的那小道士一听,忙道:“上百里路,那快啊,哪里要明天下午,一会就到了。喂,你叫什么名字啊,我叫林云枫,怎么样,这名字不错吧?”说完看着陆云,等着他回答。

陆云看了他一眼,笑道:“我叫陆云,你好,林云枫,你这名字很不错,十分响亮。很高兴认识你,希望我们能够一起前往易园。”

林云枫笑道:“我也很高兴认识,等会我们一起走吧,我带着你走,最多一炷香的时间,就可以到那里了,也可以省去你多余的时间。你这次去那里,是学什么去的,我可是去学习他们那里的斩妖之术的,嘿嘿,听说那里的道法可厉害了。”说完双眼放光,似乎自己已经学到了绝技一般。

陆云淡淡的品尝着手中的清茶,看了看远方,轻声道:“我去那里,只是慕名而去,想见识一下那里的人文风貌。至于学什么,到时候看情况了。”

林云枫眼珠一转,笑道:“听说那里的剑仙特别多,你这样子学点道法,再学点剑术,说不定可以当个剑仙也好啊。好了不说这些了,我们还是走吧,我可等不及了。”说完丢下几文铜钱,拉着陆云就走。

陆云微笑起身,跟着他离开了。走出不远,林云枫笑道:“你这样子,走到什么时候去了,还是我带着你走吧。”说完拉着陆云的右手,嘿嘿一笑,看了看前方,林云枫微微念道:“乾坤阴阳,道法随心,御风。”说完只见他右手,突然打出一道符,瞬间火化,紧接着一股气流,就托起他与陆云的身体,飞速的向前飞去。

林云枫看着有些惊讶的陆云,笑道:“怎么样,有两下子吧?嘿嘿,这可是我的拿手本事了。对于斩妖捉鬼,我是最在行了。以后到了易园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可以找我,我一定帮你的。”

陆云微笑点头,口中笑道:“想不到你原来是位斩妖除魔的大侠啊,真是失礼了。以后我有什么困难就可以找你了,到了易园后,还要请你多关照啊。”看了他一眼,陆云想不到他对于道法符咒,竟然还有几分心得。两人身在半空,速度极快,上百里路,一会就到了。

易园,天下六院之一,地处峨眉山与青城山之间,占据了西蜀灵秀之宝地,是天下闻名的修真圣地。易园创立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,这一千多年来,易园一直坚持着最初创立的根本原则,实行以修心为主,修真为辅,修学为本。源源不断的为天下,培育出无数有用之人。

易园分四院,分别是乾坤阴阳四院,这四院在修真界里,以乾坤二院最为有名,而在人世间,去以阴院最为有名。因为易园中的阴院,以斩妖做鬼为主,园中弟子最多,全是些人间除魔的侠客,深受广大百姓的爱戴与拥护。在西蜀一带,斩灭了不少妖魔鬼怪,救人无数。

易园招收学员不是很严,但想要进入修真四院,既乾坤阴阳四院,却是极为困难的。每一个年能够加入易园的弟子,都是寥寥无几,少得可怜。对于这一点,易园的要求是十分严格的。没有绝好的天姿与清白的来历,易园是不会收录的。

当林云枫与陆云来到易园时,天色刚过午时,正是大家吃过饭的时候。两人一看这易园,占地之大,不下数百亩,其间房屋无数,每一栋都错落有致,显然是经过精心设计而修建的。陆云看着这里,眼中露出一丝惊讶,这易园整个都被一道奇大无比的阵势所包围着,一道道隐隐的霞光时隐时现,没有深厚修为之人,是看不到的。

看着大门口,那两个斗大的铁缘,陆云眼中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,慢慢的上前。一旁的林云枫,早就已经跑到了大门口,与那门口的接待之人谈了起来。等陆云走近时,林云枫已经与那人说完了,一把拉着陆云的手,跟着那人进去了。

一路上,陆云仔细的注视着四周的房屋结构,这里的建筑古朴简单,并不繁华。显然与西蜀百姓贫苦有很大的关系。随着那易园的弟子,一起穿过了几道走廊后,来到一个房中。陆云看了一下,屋里正坐着一位六旬老者,相貌清奇,一副仙风道骨,看来不是一般人陆云看出这人修为极为精深,心里微微警惕,小心的隐藏着自己的灵气与气息。

那易园的弟子在那老者耳旁说了几句,就转身离开了。那老者看着两人,眼中露出一丝赞赏,微微一笑道:“两位远道而来,请坐吧。本座乃是易园四院中,阳院之主紫阳真人,你们称乎我真人就行了。听说两位是专门来此学艺的,想入易园学习修真之法,不知道可是当真?”

林云枫抢先开口道:“真人法眼如炬,自然看得出,小道是来这里学习道法的。我这位伙伴也是一样,身体瘦弱,想学点仙法,强健体魄,也好延年益寿。还望真人开恩,收下我们二人吧?我叫林云枫,他叫陆云,真人看我们行不行啊?”说完眼睛瞪得老大,直直的看着紫阳身人,那模样引得一旁的陆云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紫阳真人看着林云枫,笑道:“这不是我说了能算的,我们易园在招收修真弟子时,是十分严格的。那需要注意几点,一,来历要清白,来历不明者,易园一律不收。二,天姿要好,修真之路,艰难困苦,没有上好的天姿,那只会浪费修炼者的时间,而又没有进展。所以天姿不足者,我们也劝其莫要浪费时间。三,要能吃苦耐劳,不可轻易放弃,必须意志坚强。修真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,没有持之以恒的决心,是很难有成的。四,要经过严格筛选。所以说,不是每个人,都能够进入易园学习修真之法的。那要看你们的身份来历与机缘了。现在你们先说说自己的来历,让我听听,看有没有希望?”说完看着两人。

林云枫看了一眼陆云,笑道:“好,我先来。我叫林云枫,今年十九岁,从小是个孤儿,被一个破老道收留。懂事起,我就跟着那老道师傅,学习抓妖捉鬼之术,这么多年来,也算略有所成。本以为可以一直跟着那老道师傅学习的,谁知道前不久,有一天他突然说有事要去办,语气神秘兮兮的,吩咐我来这里继续学习斩妖捉鬼之术,他第二天就消失了。我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,所以就来这里了。”

紫阳身人闻言双眉一皱道:“那你知道你师傅是谁吗?”林云枫闻言沉思了一阵,微微抬头道:“我不是很清楚,不过我记得有一次,他无意中好像说起,自己是什么修真界有名的捉鬼大师,好像被人称为什么鬼大师什么来着的,我记不大清楚了。身人你听过什么鬼大师没有?”

紫阳真人闻言一笑,眼中露出一丝笑意,轻笑道:“原来是他,想不到你是他的弟子,真是有缘啊。他其实当年也是这易园的弟子,只不过与我是平辈的师兄弟而已,想不到你竟然遇上他了。看来他叫你来这里,是有缘故的。我去帮你说一声,你留下的希望是十分大的。因为你这一次来的正是时候,我们易园每十年一次招收弟子,十年里,每半年会给门下一次机会,让他们有一次加入的机会。而正好两天后,就是今年最后一次机会了,你们要是晚来几天,一旦错过,就只有等明年了。这一次十年之期,已经过去八年了,只剩最后两年了,好在易园四大别园中都还有空缺,你们还有一点希望。”说完看了林云枫一眼,似乎在暗示他,希望不小。

目光移到陆云身上,紫阳真人问道:“陆云你呢?又是那里的人士呢?”

陆云轻声道:“回真人,陆云祖籍京城,家父陆文宇曾是当朝进士,祖上历代在朝为官,全是进士出身。十二年前,陆云随父亲迁移到了西蜀剑阁附近落户,一直住在那里。由于我从小体弱多病,所以一直不曾远离家门,这一次家父也是为了让我出来见见世面,才叫我到这里来看看,可以的话,顺便学一点强身健体之术,也免被病魔缠身。”

紫阳真人闻言眼中露出一丝惊讶,微微惊讶的问道:“你真是当年京城里,那陆氏家族的子孙?你父亲陆文宇的大名我听过,我们易园无数弟子都在朝为官,曾经无数人都提起过你父亲,那可是朝中最正直有为的好官,可惜现在朝庭**,奸臣当道,可惜啊。真想不到今天来的两人,竟然全是故人之后,也罢,这或许就是机缘吧。我会帮你们说好话的,只要园主开口,你们就有希望成为易园的弟子了。现在你们在这里坐会,我去见园主,问问你们两的事情,看园之怎么说?”

看到紫阳真人离开,林云枫顿时跳了起来,一脸的高兴,口中笑道:“嘿嘿,想不到这么容易,真是太好了等我学成了绝技,那时候就可以斩妖除魔,行侠天下,做一个受万人敬仰的除魔大侠,嘿嘿,那多威风啊。真是太高兴了。”

陆云看着他,微笑道:“别高兴得太早了,这事情还没有决定呢?就算你成为了这里的弟子,没有苦练,你也是学不到什么东西的。”说完笑笑,脸上带着一丝淡然,似乎对这事情一点也不在意。

易天阁中,易园的当代园主,或者说是掌教之人玄玉真人正坐在上方,目光看着下面的几人。阁中一共坐了五人,除了玄玉真人外,其余四人正是易园的四大别院的首座。分别是乾院的首座乾元真人,外表六十左右,坤院的首座,静月大师。这静月大师是四首座中,唯一的女人,看上去三十七八,风韵尤存,双眼中闪动着丝丝寒光,眼神凌厉无比,仿佛可以看透人心。

第三位是个一身袍的老者,大约六七十岁,脸上挂着一丝嘿嘿笑容,看样子有些为老不尊的样子。这人就是阴院的首座玄阴真人。而最后一位就是那紫阳真人。

此时玄玉真人开口道:“紫阳师弟来得正好,我正打算派人去就你呢?今天在这里聚会,是说一下两天后,招收门下弟子的事情。这一次经过下面的全力推荐,经过仔细的筛选,一共选出十人,这是相当好的情况。现在乾院四人的名额,还剩下一个,而坤院六人的名额也余两个,阴院十二人的名额还剩下四个,阳院剩五个,总共缺十二人,这一次能够一次选出十个有发展潜力弟子,也是相当的不错了,那样就只差两人,就可以补足缺少的人数了,两天后你们就好好挑选吧。

我们易园一直位居六院之末,主要是因为这些年来,一直没有杰出的人才,一直被其他五院所压制住。希望这一次能够大放异彩,为易园博得一点荣誉回来。因为这一届我们易园中,出了两个最杰出的人物,那就是乾院的李宏飞与坤院的张傲雪,至于阴院与阳院,成绩也不错。相信以这一次的实力,我们应该有机会与其他五院一拼高下。”

下面四人都没有说什么,只有紫阳真人脸上露出一丝羞愧,似乎在为了自己没有培育出杰出的人才,而感到有些愧疚看了四人一眼,紫阳真人开口道:“玄玉师兄,刚才易园又来了两个少年,全是为了学习修真之法而来的。最奇特的是这两个少年,都有不凡的身份背景,与我们易园也算是有些渊源。”

玄玉真人一听,微微惊讶道:“有这事,你说来大家听听呢。”

紫阳真人开口道:“那两个少年,一个叫林云枫,一身修为已经不浅,已经达到了祭符后期,开始进入驭物的阶段了。另一个叫做陆云,倒是个天姿上乘的少年,可惜还没有修炼,是块上好美玉。那林云枫乃是当年我们易园同门,玄鬼师弟的传人,此次是被他师傅哄来的,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罢了。那玄鬼师弟的心性,你们也都知道的,所以这一次,我们易园有可以添一名弟子了。而那位陆云,则是当年京城最有名的陆家之后,陆文宇的儿子。师兄你看这两人,是否可以列入考虑的对象?”

玄玉真人看了一眼其他人,见他们眼中都微微露出一丝了然,不由轻声道:“既然是故人之后,而你也觉得不错,那么两天后就叫他们来这里,大家一起看看吧。如果那位师弟愿意招收话,就收下好了,此事暂时就这么定下了。对于我们六院,十年一次的论武之会,只剩下两年了,希望大家努力,加紧力度,两年后好为我们易园争点光。现在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一直坐着不动的玄阴真人,这时候开口了,只听他说道:“近来,西南方向邪物开始涌动,已经有不少百姓受到了波及,我已经又派了四位门下前往支援,这事情掌教师兄觉得,是不是应该好好查看一下了,已经快百年没有像这一次,出现过那么多的鬼怪了。我觉得这里面恐怕预示着什么不祥之兆,为了安全起见,最好派人去查看一下。”

玄玉真人微微皱眉道:“你说的事情,我已经知道了。近来我夜观天象,已经隐隐发现七星出现异状,只是还不明显而已,所以这件事情的出现,或许也正是一种先兆,大家要小心。为了应付将来的事情,大家务必加强对门下弟子的督促,加快修炼的速度,好为将来做好准备。我已经决定,对这一次杰出的弟子进行奖励,让他们服用本门最珍贵的‘聚天丹’以增强修为,要应付两年后的论武之会,也方便应付将来的变故。”此言一出,下面四人都是脸色微变,其中乾坤二园的首座则脸露喜色,显得十分高兴。

他们都明白,这“聚天丹”乃是易园不传之宝,集天地灵气与世间奇珍异物,经过四十九年修炼而成,整个易园一共也才十二颗,从创立之初到现在,已经用去了六颗,仅剩六颗了。想不到掌教师兄这一次,竟然舍得拿出来奖励门下弟子,真是太出人意料了。

看了四人一眼,玄玉真人开口道:“我之所以这样做,也是为了我们易园着想。这么多年了,仔细想想应该已经快两百年了,我们易园一直没有出过什么杰出人物。这一次难道出了一个李宏飞与张傲雪,他们的修为进步之快,大家也都看见了,到现在两人已经将本门的‘易天十二诀’练成了七诀,开始进入第八诀了,那速度快得惊人,就是整个修真界也是罕见,所以我才决定大力培养他们两人,让他们两人将来可以代表易园,行侠天下,为易园争回几分荣誉。现在的修真界里,高手云集,比起以往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想不出哪来的那么多高手,真是让人感叹,不知道说什么是好。好了,还是不多说了,你们下去吧。”说完微微抬头,看向远处。

四人看了他一眼,各自离开了。顿时,易天阁里,就只剩下玄玉真人一人了。微微起身,走到门口,看着天际,玄玉真人轻叹一声道:“天下将乱,妖孽必出,修真界将面临一场空前劫难。这一次又会有多少门派,能够最终不倒,永远立在这天地间呢?或许,很难找到吧。”轻轻转身,背影显得有些沧桑,慢慢消失在了转弯处。

全本小说网(www.yznn.com)欢迎您!CJ1706191409

【温馨提示:如遇到转跳,页面错误,请后退或重新刷新即可访问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