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阴泉鬼气

陆云脸色慢慢恢复平静,看了林云枫一眼,问道:“云枫,你说这是怎么会事,这为姑娘是谁,修为如此之强?她为什么要攻击我们,到底你与她之间发生了什么事,为什么你的眼中闪着惊慌?”

林云枫看着那白衣如雪的少女,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神情,嘿嘿笑道:“陆云,你怎么问我呢,我怎么知道?你要问也应该问她才对啊,嘿嘿,我和她能怎么样,她这么厉害,我躲还来不及呢,嘿嘿,又怎会怎么样呢?”说完微微避开陆云的注视,不敢看他。

张傲雪静静的看着两人,眼神在陆云身上停留了一下,随即就移到了林云枫的身上。张傲雪美丽清冷的脸上,露出淡淡的冷漠,微微启唇道:“你还敢来,看来你是不死心了?”这话是对林云枫说的。

陆云闻言,看着林云枫,见他神情不自然,心里明白他一定有什么隐瞒着自己。而这一次叫自己来这里,显得也不是看什么寒池,而是来帮他助威的。陆云心里忍不住暗骂这小子不地道,竟然故意坑自己。

陆云走到林云枫身边,抓住他的肩膀问:“你说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别人这么说,你究竟有什么隐瞒着我?你今天叫我来这里,恐怕也是早有预谋,想让我替你背黑锅吧,是不是,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家伙?”陆云语气中带着一丝生气,显然他心里也不怎么舒服。

林云枫偷偷看了陆云一眼,见他正盯着自己,脸色微怒,吓得他忙回过头,声音很低的道:“陆云,你别生气吗,其实也没有什么。我们一起来易园,也算是最好的朋友了,现在兄弟我有难,你帮帮忙也是应该的吗?我知道你最好了,嘿嘿,我可只有靠你了。”

陆云看了一眼张傲雪,移开目光看着林云枫问道:“好,看在我们朋友的份上,你现在当住我的面,将你与这位姑娘之间的事情说出来。我听了后,再决定是否帮助你。如果你不对,那就得跟人家姑娘赔礼道歉,我帮你说说,大家就将这件事情化解。现在就说吧!”说完右手用力,抓住他的肩膀让他快说。

张傲雪看着陆云,眼神平淡无波,心里却在想这人的身份。陆云这名字似乎听过,可惜一时想不起了。他的修为倒是相当不弱,比起易园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要精纯,“烈火天罡剑诀”已经有了**层的火候了,十分难得。

林云枫看了一眼张傲雪,见她神情冷漠,没有再说什么,心里微微安心了一些。看了一眼陆云,林云枫微微不好意思的道:“其实没有什么,真的,陆云,没有什么。那也不过是我几天前,听说这里有一处树林,据说易园有规定,任何弟子都不许进入,所以一时好奇,一个人溜来,想看过究竟。那天来到这里后,我仔细的看了一眼,除了发现这树林深处有一处寒泉外,并没有什么,也就没有在意,闯了进来。

谁知道她也正在这里面,而当时这寒池中,竟然闪动着淡淡的紫色光芒,使得我一时心动,冲了上去,想看看是什么。嘿嘿,仅仅想看看是什么而已,决没有想占为己有,出手抢夺的意思。谁知道,我一出现,那淡紫色的光芒突然就消失了,这一来,这位美丽无比,厉害无比的姑娘,就怪我岔走了她千辛万苦引出来的宝物,所以,我们之间就产生了误会。嘿嘿,误会而已,误会而已。最后我与她说了几句,大家就动起手,结果,嘿嘿,她太厉害了,我只有跑路了。

本来今天找你来,就是想你帮我向她道歉,大家误会一场。我知道陆云你最擅长这方面,我一看到她,嘿嘿,就不知道说什么了,所以找你帮忙。你可千万帮我说几句好话,不然将来被我那师傅知道了,我就惨了。嘿嘿拜托了。”林云枫一脸的尴尬,显然是觉得不好意思。

陆云闻言瞪了他一眼,他啊,真是的,虽然他说是误会,恐怕他当时是在想抢别人的宝物,不然看这位美丽的姑娘,应该是不会无故找他麻烦的。陆云瞪了林云枫一眼,转头看着那位美丽的张傲雪,轻声道:“这位姑娘,现在大家在这里都说明了,虽然我这位朋友当时可能是好奇,有心想看看那宝物,但相信他也是无心之过,希望姑娘不要放在心上。今天他既然叫我来这里,也就说明他其实是心有愧疚,想与姑娘道歉。还望姑娘大人大量,不要与他计较,我在这里代他向姑娘赔个不是,请原谅。”

张傲雪看了林云枫一眼,微微皱眉,一丝自然的神韵流露,顿时如一道强烈的强光,瞬间深深的吸引住了陆云,使得他心里一震,微微产生了一丝波动。张傲雪淡然道:“那天的事情,可以不用再问,但我希望他以后莫要在提此事。如果我再听谁说起这事,我自会找他算账。你们两人是出自易园是吗?”

陆云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多谢姑娘宽宏大量,陆云代表林云枫感激不尽。我与我的伙伴都出自易园,他是阴院弟子,我在阳院学习。我们都是一年前一起来的,所以对这里还不熟悉,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还请原谅。请问一声,姑娘修为如此高强,不知道可否告诉我们,你出自何方?”

张傲雪看着陆云,这时突然想起了,在掌教玄玉真人口中,曾经听他提起过这个人,说此人是个天姿上佳的奇才,想不到今天就见到了。淡然一笑,如一道雪域冰莲瞬间淀放,爆发出惊人的魅力。看得陆云眼神一呆,整个人都为之一震。

张傲雪道:“我也来自易园,出自坤院,我是张傲雪!”短短的几字,却使得陆云一惊,想不到她就是易院最有名的第一美女,坤院最杰出,百年来修位最高的一个女弟子。她可是整个易园的女神,所有修真弟子心中的梦中仙子。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,美丽惊人之极。

林云枫大叫一声:“原来是你,难怪我说,哪里出现一个如此美丽无比,厉害无比的超级美女吗?原来是我们易园的师姐,嘿嘿,美丽的师姐,上一次师弟我不知道是你,所以冒犯之处,你要原谅。师姐一看就知道,美丽无比,宽宏大量,一定不会与我计较的,是吗,师姐?”林云枫一脸嬉笑,光拍马屁。

陆云显得很平静,轻声道:“想不到是张师姐,真是误会一场。现在既然大家都知道是师兄妹了,那件事情就算了。这一次师姐也是为了那宝物而来的吗?不知道师姐可得手了,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,师姐请讲,我们全力帮忙。”

林云枫也忙道:“就是,就是。有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们帮忙的,只管说,我也好将功折罪吗,是不是啊,师姐?”

张傲雪淡然道:“已经不用了,那东西我已经得到了,就是我头顶这把宝剑。”陆云与林云枫一听,都注视着她的头顶,看着那把闪着淡淡紫色光芒的宝剑,眼中露出一丝好奇。

林云枫问道:“傲雪师姐啊,你可以给我说说,这宝剑的来历吗?也好让我们增加一点见识,免得我们一直孤落寡闻,被人嘲笑。”一旁的陆云也看着张傲雪,静静的等着她的回答。

张傲雪看了一眼林云枫,想不到他竟然叫自己傲雪。看他那表情,似乎没有什么,一切显得很自然,真是个古怪的人。看着陆云,张傲雪轻声道:“这剑的来历,我暂时也不知道,只有回去问师傅,相信她老人家知道。这剑就是在那寒池中得到的,十分神奇。我也是无意中见这里有一道紫色光芒,时隐时现,所以才来查看。本来上一次眼看就要到手,可惜被他岔走了这把宝剑,使得我又等了几天,一直到今天才得到它。”

陆云闻言,走到寒池边,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地方。寒池不大,仅仅直径三丈大小,水呈幽黑色,看样子深得很。陆云站在池边,静静的看着池水,突然开口问道:“你们觉得这寒池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?云枫,你仔细看一看,你对于抓妖捉鬼最在行了,你来看看这池子,可有什么异常。”

林云枫闻言,慢慢走近寒池,静下心来,看着寒池。而张傲雪也走到一旁,注视起了这个寒池。这几天她一直在留心那宝剑的下落,所以对这寒池有一定的了解,可惜她却没有发现什么。

此时林云枫退开一步,双手在胸前扣印着奇怪的手印,脚下微微在三尺内移动,口中念念有词。过了一会,只见他开口道:“阴阳五行,乾坤幻化,万物归本,一切显化。开!”话落,只见他双眼顿时射出两道奇光,瞬间直射寒池,那样子神秘极了。

陆云与张傲雪都看着他,脸上露出一丝惊讶。只见林云枫双眼中射出玄青色的光芒,正在施展他的阴阳秘法,探索这寒池的秘密。陆云见了,心里一动,头微微避开张傲雪与林云枫的视线。只见陆云眼中黑色光华一闪,极为隐蔽,原来他正在暗中施展魔宗的“心欲无痕”法诀,意念瞬间以每息三千六百次的速度高速波动,仔细的探查着寒池内部的情况。

张傲雪看着寒池,这时候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,她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,这个寒池现在与她得到那宝剑前,产生了很大的变化,发生了异变。池中鬼气强盛,隐隐暗含着无穷邪恶之阴气,十分强大骇人。

林云枫突然大吼一声,脸色大变,整个人退后了一步,陆云与张傲雪忙看着他。林云枫神情惊异的道:“根据我所探查的结果,这池底阴森之气与鬼气十分强大,似乎隐藏着什么鬼物,要小心。在这池底有一处寒泉之眼,那泉眼内有一方玉符,似乎已经产生了裂痕。看那样子,恐怕是因为压制这股强大的鬼气,而造成的。只是可能时间久远,已经被那鬼气所侵蚀,慢慢碎裂了。”

陆云闻言双眉一皱,林云枫所的情况,他也同样查到了。更重要的是,他还查到那池底阴泉之眼内,已经形成了一股阴森鬼气,正在迅速的壮大,其速度之快,非常惊人。在阴泉之眼的旁边,有一道剑槽,看样子以前那里应该放着一把剑的,可惜现在已经没有了。

陆云看着林云枫道:“云枫,对于抓妖捉鬼之事,你是最在行了,你说应该怎么办呢?现在那股鬼气正在壮大,再拖下去,恐怕后果会更加严重。既然我们发现了,那么就应该想办法制止才行。现在就是你施展本领的时候了,我们看你的了。”

林云枫眼神冷烈,微微沉声道:“这股鬼气非同寻常,我以前从来没有遇上过这么强大的鬼气,现在就试一下吧。”

张傲雪清冷的声音道:“这件事情恐怕是因我而起,还是我来吧。我手中之剑就是取自池中,想来这剑应该有压制邪恶之力,一旦取出后,这池中被压制的阴森邪物,就开始蠢蠢欲动了。此事既然由我而起,还是由我而终吧。”说完脚步轻移,轻轻落自爱池边。

陆云开口道:“师姐这话就见外了,我们同出易园,一门同墙,岂能分得这么清楚。再说遇上此等事情,我们应该同心协力,一起将这阴森鬼物消灭才对,你说是不是啊,云枫?”最后一句语气一转,问起了林云枫来。

林云枫忙道:“不错,不错,我们应该一起消灭这邪恶之物。干这事我最在行了,你们还是看我的吧,看我怎么对付这妖孽。嘿嘿,我要让它知道我林云枫的厉害!”说完,林云枫又上前一步,开始准备出手了。

陆云微微走近张傲雪,轻声问道:“师姐,我们还是先看看云枫的,他对这方面十分在行的。等他不行时,师姐再出手也不迟。能问一下,师姐在这里学艺多少年了,修为如此之高?”

张傲雪看着陆云,陆云也看着她,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,一道璀璨的光华瞬间爆发出来。谁也没有回避,都静静的注视着对方,两人眼中露出了同样的惊讶。微微移开目光,张傲雪平淡的道:“我来这里已经十五年了,从小就跟着师傅。”

陆云微微一笑道: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师姐的修为这么高深了。听说易园中还有一位李宏飞师兄,据说与师姐齐名,那他一定也如同师姐一般,从小就在这里修炼了。”

张傲雪看了他一眼,神情微微隐藏着什么,可惜陆云看不明白。张傲雪道:“他比我先来,他据说是一岁时,就被带到了这里,听说父母双亡,所以他修炼一直十分刻苦,应该已经超越我了。”说完看着林云枫

只见林云枫这时,全身泛起层层青光,左手法诀一引,右手握紧桃木剑,身体在寒池四周走动起来,脚下所走之步法,全是八卦方位。林云枫口中念念有词,右手木剑急挥,那模样就像个民间的捉鬼大师,在施法捉鬼,十分的滑稽。陆云在一旁看着,忍不住轻笑出声,他觉得这小子太古怪了。而张傲雪眼中却露出一丝深思,仿佛想到了什么,而感到有些惊讶。

林云枫大叫一声,只见他手中的桃木剑,顿时爆发出一道强盛的青色光芒,凌空一剑劈下。顿时那强大的剑气,瞬间击中池面,一声巨响传来,水花飞溅数丈之高。紧接着就见无数黑色的气烟,慢慢浮现上来,在林云枫的“斩妖灭魔剑”下慢慢消失无形。

林云枫一剑劈出后,左手瞬间拿出一道符,咬破右手食指,顿时飞速的在符上写下了一长串血咒,然后马上拍向寒池。只见那道血符顿时化成一条苍龙,瞬间进入了寒池之中。血符一入寒池,顿时寒池之水爆涨,无数黑色的烟气,化作丝丝细缕,消失在了空中。而整个水面,却发生了极为强烈的震动。池底瞬间射出一道黑色的光华,突破了池底的压制,又冲破了林云枫的那道符咒,瞬间冲向半空。可这黑色的光华一冲出树顶距离,顿时从四方汇集成一道刺目的红光,瞬间又强行将那黑色的光华压在回去。十分古怪。

林云枫身体后退数步,一脸的惊讶,口中怪叫不停。而陆云与张傲雪却脸色大变,两人长剑齐出,一红一紫两道光芒瞬间出现,狂卷而去,直劈那寒池。这时候只见寒池旁边,一道黑色的气体,组成了一黑色的人影,十分阴森,宛如厉鬼。

林云枫一见那黑色厉鬼,脸色微变,大声道:“小心,这是十分罕见的鬼魅,厉害无比,十分难对付,大家小心。”说完桃木剑一挥,“斩妖灭魔剑”顿时发出一道玄青色光华,劈向那鬼魅。鬼魅嘿嘿阴笑一声,身体瞬间就化为轻烟,从原地消失了。

陆云脸色微变,第一次遇上这鬼物,心里还不知道如何对付呢,最好的办法就是施展鬼宗的“化魂**”,可惜现在他不敢暴露自己的本来修为,只得以易园的“易天诀”与天罡剑诀对付这鬼物。张傲雪美丽的脸上,带着淡淡的冷漠,神情庄严,手中的紫色宝剑,顿时发出璀璨无比的光华,一瞬间就将整个树林,都笼罩在一层紫色的光芒中,威力骇人。

那鬼魅一见紫色光华大盛,口中厉吼一声,瞬间身体缩小成一团黑色的气体。只见它在半空中不停的移动。躲避着张傲雪那密集的剑气,显然对那把宝剑极为忌旦。而相对与陆云的“烈火天罡剑诀”却没有什么在意,林云枫的斩妖剑诀,微微有些顾及而已。

林云枫全身爆发玄青色光芒,口中大声道:“陆云,这东西十分难缠,不是一般的修真之人可以杀得死的。你的烈火天罡剑诀对它是没有用的,还是看我来对付它吧。乾坤万物,阴阳天地,三界五行,惟我号令。阴阳法剑,灭鬼斩仙!破!”

顿时四周一阵空气波动,狂风瞬间汇集成一个奇特的空间。一把闪着红绿双色的虚空之剑,突然出现在三人头顶上方,不停的旋转着。那把神奇的阴阳法剑长有三丈,在半空中飞速盘旋,一红一绿的刺目光华像两道利剑,所过之处,无数的黑色的鬼气瞬间化为灰烟,转眼消失掉。树林里顿时传出无数阴魂的声音,那愤怒的厉啸,十分骇人,显得阴森诡异。

陆云与张傲雪都是脸色惊讶的看着林云枫,搞不懂这个林云枫身上,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。很显得这种秘法,根本就不是易园的修真法诀,根本不知道他在何处学来的。陆云微微退开三丈,看着那上方的神奇法剑,明白这法剑是林云枫施展阴阳奇术招唤出来的,真是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,太玄妙了!

张傲雪手中宝剑飞舞,强大无比的紫色光芒逼得那鬼魅怒吼连连,可惜又不敢硬碰那紫色的光芒,显得十分顾及那紫色的光华。同时,林云枫施展的阴阳法剑,又从头顶慢慢的逼近,逼得鬼魅不停的闪避,十分暴躁。张傲雪宝剑御空,整个人瞬间飞起,宛如凌波仙子。宝剑上紫色光华大盛,瞬间将整个树林全部笼罩,一道铺天盖地的强大气势,瞬间从张傲雪身上爆发出来。这一刻,张傲雪终于展现出了,一个绝强高手的强大实力,真不愧是易园最杰出的少年高手,就这一点,就比林云枫与陆云强上不少。

陆云身体退开,知道此时自己帮不上忙,只得退居一边,静静的注视着场中的情况。看着上方的阴阳法剑光芒依旧,正一步一步逼近那鬼魅,而张傲雪更是整个人都化为了一团紫色光芒,在半空中快速无比的移动着身体,追逐着那鬼魅的身影,一点都不放松进攻。

眼看那鬼魅已经被逼入一处死角,在上方阴阳法剑与张傲雪那满天剑影下,无处可逃了,陆云脸色露出一丝喜色,是该结束了。地上的林云枫,与半空中的张傲雪也都有同感,心想这一回那鬼魅是死定。谁知道,就在此时,鬼魅突然弹射而起,直撞林云枫的阴阳法剑而去,看来它是临危拼命了,要派拼死一决了。

陆云突然心里升起一股奇怪的念头,他突然察觉到,这鬼魅此时,周身的黑色真气流,竟然高速旋转,以每瞬息二千八百次的速度,急速的运转,并探查那阴阳法剑的破绽与空隙。想从那里下手,逃出林云枫与张傲雪的攻击。看了一眼林云枫与张傲雪两人,他们都把所有的注意力,放在了那急速翻转的鬼魅身上,根本没有时间精力顾得上自己。陆云看着那鬼魅,眼中黑色光华一闪,意念神波瞬间跳跃起来,以每瞬息四千八百次的速度,瞬间击破了那鬼魅的外部气罩,直接进攻它的本体。

这意念神波,是陆云在魔宗的“心欲无痕”法诀中,领悟出来的神奇功法。本来他也仅仅是好奇而已,并没有想过以此意念神波来攻击人的。他只是用来探察一些神奇事物用的,且效果十分之佳,一般修真之人,是不懂得这种功法的玄妙的。可后来,在学成了陆家祖传的“天地无极”之后,他才发现,“天地无极”中就专门有这方面的叙述,有关于如何运用意念神波,去探测一些神奇的阵法与敌人的破绽,那是十分玄妙无比。同时“天地无极”中更着重讲述了如何以这股神奇无比的意念神波,去进行攻击,那样产生的结果,比起真实的真气攻击,一点都不差,且高明百倍千倍,是修真法诀中最神奇,最霸道的一种了。

一般的法诀里,是不具备这种神奇功用的。这一点从陆云小时候,跟那怪人师傅学艺,就可以知道。陆云所习的五种法诀中,唯有魔宗的法诀里,暗含着这种以意念为主导的神奇法诀。而其余的所有修真界中,最正中的佛、道、儒三家法诀中,都没有那方面的涉及。可见这神奇的法诀,在修真界是极少有人知道的。

全本小说网(www.yznn.com)欢迎您!CJ1706191409

【温馨提示:如遇到转跳,页面错误,请后退或重新刷新即可访问!】